????皇主创赤炎营,正副统领,乃重中之重,当从四族子弟挑选。

????为了今天这一战,四族布划已久,广纳贤士,战况空前激烈。

????然而,一步步拼斗下来,最被看好的祝族先遭重创,九名助战者频频出局,着实出人意料。

????毕竟祝族阵容最为强大,胜算最高。

????结果踏入仙皇的葬天雷尊也陨落道台之上,入皇后第一战败亡,不免令人唏嘘,恐怕这是赤炎界最倒霉的仙皇了。

????秦浩三人本为籍籍无名之辈,不仅掀垮了祝族,也帮黎族取得绝对上风,最终迫使三族联手,仙皇法器尽出。

????纵然如此,工恭、翼川以及祝熔,依旧遭受碾压落败。

????黎族获胜,已成不争的定局!但诸人万万想不到,黎焚在最后关头竟被叶水寒一掌拍落台去,秦浩更言称,统领之位,只有两人。

????其意思一目了然,他们三名外来者,要取代黎族,执掌赤炎营。

????但这种以客代主的行为,已然忤逆赤炎皇意志。

????如今四族之人皆在,又有夸皇督战压阵,岂能善罢甘休?

????压抑的氛围充斥道场,在座万千峪阳城百姓,替秦浩三人狂捏一把冷汗,接下去局势有些不可收拾了。

????“修行者,你们胆子够大。”

????夸皇缓缓从座椅站起,一股强横意志瞬息笼罩天地,封锁了整片空间,滚滚压力碾在道台之上,威严的眼神令人畏惧。

????“放肆。”

????“大胆。”

????“狂妄之徒。”

????直到此时,四族高层才反应过来。

????平时他们明争暗斗,摩擦不断,碰到损害四族利益的大事,凝聚力也相当齐心。

????道道身影接连降落道台之上,四位族长怒不可揭。

????倘若黎族获胜,也就罢了。

????秦浩三人竟敢喧宾夺主,绝对不可饶恕。

????秦浩望着四位族长,黎族族长眼神之中的杀气最为强烈,这也正常,毕竟黎焚距离统领宝座仅剩半步之遥,结果当着他父亲面前,秦浩摘走了胜利果实,可想而知对方的仇愤心情。

????轻轻一笑,秦浩淡淡开口道:“四位前辈也想与我们几名后辈过过招么?

????倘若我们胜,各位便能承认我们的统领身份?

????打架我来者不拒,但各位前辈败在我等手里,这一生英明怕就毁于一旦了。”

????“你……”黎族族长气得面皮狂颤。

????当然,秦浩并无与他们切磋的意思。

????对方也更不可能上台,与秦浩公平一决。

????因为,连他们也不是秦浩的对手。

????“你到底是何用意?”

????夸皇挥了挥手,令四族之人不要轻举妄动。

????“夸皇,皇主选拔人才,能者当选赤炎营正副统领,敢问,皇主说话可算话?”

????秦浩道。

????“皇主乃一界之主,说话当然算话。”

????夸皇回道。

????“既如此,为何我们取胜,你们却是这般态度?”

????秦浩又问。

????“年轻人,你真傻,还是装糊涂?

????赤炎营乃隶属皇主麾下嫡系亲军,未来是赤炎界第一仙者精锐,外征四海,内护安宁,统领要职,何其重大,岂是常人可得?

????唯我四族子弟方有资格。”

????黎族族长冷笑。

????这一点,峪阳城修行之人,谁心里不清楚?

????否侧,为何从四族当中选拔统领人才。

????“我看他分明想出头想疯了,别以为修行几年,有点小能耐,就能傲视赤炎界,成为新一代修仙者巨擘人物,而不把我们四族放在眼里。

????小兔崽子,我今天就放狠话出来,你们就是能耐再强,也比不上我们四族重要。”

????祝族族长震吼道,祝熔承受皇主火种之威,目前伤势极为恶劣。

????若非自幼修炼皇主的心法,方才秦浩那一击,足以让祝熔变死人了。

????“跟他们废话也是浪费时间,恳求夸皇出手,抹杀这三个奸佞阴险的小人。”

????工族族长开口道。

????“请夸皇打死他们三个,替我翼族做主哇。”

????翼族族长朝夸皇行跪拜大礼,心痛无比的恳求,他们家祖传天河神弓,被白发修行者炼入体内,实在是令人气愤。

????“搅乱四族之争,夺四族镇族之宝,以客之身反噬其主,哪一条,足够令你们万劫不复。

????念尔等修为不凡,本皇决意代皇主恩赦尔等死罪,让你们以罪民之身,成为赤炎殿的死侍,未来回报皇主恩典。

????来人,全部拿下,投入死侍营。

????至于四族之争,改日再举办一次,重新选出两位统领。”

????夸皇命令道,身为皇主的兄弟,监督本届比赛,他有全权资格处理各种突发事件。

????“是。”

????道场外围,倏然冒出一大批黑衣修行者,皆气息浑厚,最少高阶仙尊境界,也是把秦浩和叶水寒团团围住,包括台下小九。

????“拿下,反抗,杀无赦!”

????其中一名黑衣人头领道。

????“嗖嗖嗖。”

????一团锁链便是被这群黑衣修行者扔出,凌厉卷向秦浩三人。

????“滚。”

????叶水寒陡然身子一扭。

????嗡!一股磅礴水劲弥漫袭出,如海浪从道台平卷,汹涌大势轰得一个个黑衣修行者,全部喷血倒摔下去。

????“反了?”

????黎焚族长怒吼道。

????“呵呵,你们不讲道理,当然要反。”

????秦浩冷漠道。

????“你要跟我讲道理?”

????夸皇也是笑了,在赤炎界,跟他堂堂仙皇讲道理:“小小晚辈,安知何为浮蚁之命?”

????轰!一团耀眼无比的黄金光辉至道台直冲云霄,刹那间,仙皇气息降临天地,震撼问世,这股力量强行驱赶了夸皇的意志,掌控半个峪阳道场,竟是从叶水寒身上散发而来。

????“仙皇之境!”

????夸皇身子猛地一震,望着叶水寒的黄金气焰,心脏为之颤了颤。

????轰!又一团黄金光辉从道台下方蹿空而起,虽然也是黄金颜色,但比起叶水寒散发幽幽蓝色光晕的元气,人群中的这一道,却是裹挟着晦暗的黑暗光晕,看上去显得很阴沉,正是小九。

????“黑暗仙皇。”

????黎族族长心骇的后退几步。

????“浮蚁之命?

????谁言我为蚁?”

????秦浩爆喝一声,顿时,周身烈火汹涌,一束黄金光辉笼罩而下,缭绕在他血色魔焰的外围,白发张狂,如仙如魔,气势凌傲九重。

????“第三个仙皇。”

????祝族族长惊得一屁股摔坐下来,已经找不出任何言语表达心底的震惊。

????“你不讲道理,我们只好也不讲道理,就看夸皇阁下如何让我命如浮蚁。”

????秦浩傲然指向督战台那名高高在上的仙皇之人。

????我命由我,从不由天,更不由人。

????谁说赤炎界只有四位仙皇?

????此刻起,乃七人!